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东方腾弘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访谈:东方腾弘先生谈《野原·何多苓个人作品展》

2019-10-30 16:44:1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他像个魔术师,他拿着旧画布,拿着相片纸,他就这样随心所欲地在表达。——东方腾弘先生谈《野原·何多苓个人作品展》

  受访人:东方腾弘(四川省美协油画艺委会副主任)

  采访人:《四川美术》编辑部 江雨夏

  采访整理:《四川美术》编辑部 刘逸兴

  采访时间:2019年6月6日上午

  采访地点:四川美术馆1F展厅

  四川美术:您眼中的何多苓老师是怎样的呢?

  东方腾弘:我和他相识快四十年了,那时候我很小,插班在四川美院研究生班进修。我去之前,就听过“何多苓”这个名字,当时号称江湖传奇,我们有个共同的朋友把我介绍给他,让他好好照顾我,所以说很有缘分,也非常幸运。我和他结缘后,发现他还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他性格特别独立,特别自我,也特别骄傲。为什么呢?因为他画得太好了!

  西洋画跟中国画不太一样,我们中国画讲究“意到笔不到”,讲写意精神,所以中国画更多是主观的、诗意的,但是西方线路完全是按照实证的走法。比如说达芬奇早期,他就搞解剖,非得看看里边长什么样,他就要了解清楚。当代中国的艺术,我觉得机会更好了、更多了,就是靠感悟、禅意、诗意,还有我们强大的文学底蕴、中国的哲学思想,何多是其中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我觉得是我们四川的骄傲,也是中国的骄傲。

  四川美术:刚才您提到何多苓老师的时候称呼其为“何多”,是有什么典故吗?

  东方腾弘:我认识他的时候只有十七岁,那个年代看到何老师很亲切,很多人都叫他“何多”,他也喜欢被叫成“何多”,随意却很亲切、真实,我也就跟着叫“何多”。虽然他比我大得多,也已经功成名就,但是在那个年代,没有其他多余的顾虑,大家都这样叫,很亲切。不过现在我大多时候还是称呼他“何多苓老师”,要更合适些。

  四川美术:看何多苓老师的口述文章,他在7岁就发表过作品,10岁刘获得了亚洲儿童绘画比赛奖。

  对,他就是个天才。那个年代我们看不到最好的艺术作品原作,我们毕竟是画油画的,油画还是西方的,我们还是应该借鉴西方的一些东西,但是我们看不到。我觉得何多苓老师不一样,他像个魔术师,他拿着旧画布,拿着相片纸,他就这样随心所欲地在表达。他当时还有一个人体素描的系列小稿,画得也是极为精彩。

  他是性情中人,对朋友非常热心、率真。我给你讲一件他特让我感动的事儿。我从川美回来后,82年建军55周年有个全军美展,我就画了一张《征途》,军事题材,表现对越自卫反击战的,从体现人的意志力、奋斗精神、和命运做抗争的角度着手创作,但是我那时太小了,景深度总是推不出去。我有次串门到何多苓老师家,就对他说,你什么时候有空帮我看一看我的画,再帮我修改下。结果他就真的骑着自行车,从最南门到最西门,专门过来帮我修改了背景。后来这幅作品入选了“建军五十五周年全军美展”(中国军事博物馆),何多苓老师竟然忘了他曾帮我修改了这件作品。

  而且何多苓老师不作假也不虚伪,好就是好,包括对事物的表达他也比较理性,应该说是理性又感性,这是很难得的,这让他对视觉的东西很敏感,所以他早期的画中有很多细微的东西,色彩笔触也很微妙。艺术它不像理工,有逻辑推理,更多的是感悟力和认识视觉的能力。

  四川美术:何多苓老师在创作中是怎样的状态呢?

  东方腾弘:何多苓老师当年在画画的时候,不管是在寝室还是在画室,都堆满了人,都在看他表演,而且他到现在也没改变他这个方式。他手不会停,不管你说什么,他也一直在画画。他心态特别好,能够不受干扰,同时他很珍惜时间。还有一点我认为就是他太爱表达了,太想画了。像《雪雁》《春风已经苏醒》的创作过程,都是我亲眼看着他画的,严格来说《春风已经苏醒》我算是第一个观众,他那个稿子不断地变,构成上一会女孩子在这个位置,一会在那个位置,稿子都画了很多个,这张画是他的毕业创作,整个阶段我都是见证者。

  四川美术:据说何多苓老师兴趣很多?

  东方腾弘:对,他兴趣爱好很广泛,他自己也跟我说,他曾经是个理工男,考的理工科,后来很偶然的才画画去了,没想到又喜欢上了。他还喜欢古典音乐、机械、诗歌、电影、建筑设计,现在他的蓝顶工作室都是他自己设计的。他还写剧本。

  四川美术:您和何多苓老师这么熟悉了,能不能分享些您印象中和何老师有关的趣事,或者是很特别的事儿?

  东方腾弘:他的画很受欢迎,最直接是体现在商业上,现在总提经济商业潮流,比如他这个彝族系列非常好卖,有些人也通过我想买他的画,我说没有了,他不画那个了。好多人都在追他那个时候的画,包括佳士得、嘉德。现在年轻的藏家可能更喜欢这次展出的《杂花系列》,但是老一辈的藏家他们喜欢深入一点的,又主观又写实。何多他不管市场。我和他谈过,因为我这以前有人想收藏他的画,包括艾轩老师也找他,说:“有朋友要买你六张画,你看看能不能复制一下?”我不知道何多苓老师当时的经济情况怎么样,大概十多二十年前,在当时来说很可观的一笔钱,但是他没画。后来艾轩老师才跟我说是他自己想买,他不好意思说。我就逼着何多苓老师,我说你必须要给艾轩老师帮这个忙,他没办法他就开始画。后来艾轩老师问我:“腾弘,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他有没有进展嘛,但你要保密,不要说是我要,你要说是藏家。”我就跑去看,确实画了,稀里糊涂画的,他说实在没法画,不想重复,而且确实是画不出那个感觉。我一看确实和他其它的画不一样,我就说算了你不要勉强,你自己看着办,不行就算了。完了我就给艾轩老师打电话,我说你就别惦记这个事儿了,他画得太痛苦了。后来他画没画完就不知道了,我也就不提这个事了,我觉得为难他,因为每个艺术家内心有不同的小宇宙,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坚持追求的东西。

  四川美术:您刚才讲到有些人喜欢何多苓老师早期的作品,有些人喜欢他现在的作品,您觉得他是位画风多变的艺术家吗?

  东方腾弘:我觉得他一直在演变,他一直在寻找一种最有表达力的方式。有人说他好像现在才开始有俄罗斯情结,其实早就能从《带阁楼的房子》《雪雁》里面看出来。那个年代,俄罗斯对我们影响是最深的,而且俄罗斯本身文学和艺术也很强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现在画这个,我觉得他在圆他一个梦,他的情结。在他的绘画中,他把西方的一些艺术表达和我们中国传统艺术揉到一起,这也是不简单的。比如《我们曾唱过这支歌》《青春》到《婴儿系列》,到《女性系列》,到《杂花系列》,他一直在演变。

  四川美术:请您谈谈何多苓老师首次在家乡四川举办的这次大型展览有着怎样的意义?

  东方腾弘:我首先觉得,何多苓老师,他是我们成都人,也是我们成都的骄傲,这次的这个展览举办得很及时,对于推广中国文化、推广美学,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我其实很希望推广美学,因为我第一次到欧洲感受很深,到卢浮宫、凡尔赛这些博物馆、美术馆,很多群众结队地带着孩子去看画,西方人的方式不是说非要培养孩子当职业画家,但是他们注重审美能力、美学素质的提高,通过现场观摩好画家的绘画艺术是个非常不错的途径。这就是说我们需要全民普及美育教育,虽然有些年头忽视了这个东西,但是现在政府非常重视艺术,不光是绘画,各个领域都非常棒,包括资金上的,行为上的扶持都做得非常好。话又说回来,说到何多的展览,我觉得这个应该再多展一段时间,我今天来很感动,开展这么久了,还有这么多人看,而且他们是真正地爱艺术。美协、美术馆搞了好多个系列了,包括徐匡老师,我们的大版画家,我觉得这些展览都做得非常成功,非常好!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东方腾弘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